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武汉白癜风专科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4 04:20:4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武汉白癜风专科医院,北京中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,湖南白癜风遗传吗,高唐好的白癜风医院,沽源白癜风医院,可以治好白癜风权威的仪器,巨野白癜风医院

原标题:30年前的今天,中国向世界发了第一封电子邮件……

时间:20点55分;内容:“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.”(越过长城,走向世界)

1987年9月20日

中国开始接入互联网

1

1987年9月20日,晚上8点左右。

北京车道沟10号中国兵器工业计算机应用技术研究所的一栋小楼里,灯火通明。

一群中、德科学家围绕围在一台西门子7760大型计算机前,非常认真严肃地在做一件事:发一封电子邮件。

这件事,他们在6天前的9月14日就做过了,但是却没有获得成功。

20点55分,随着一声键盘的敲击声,一封电子邮件再次发了出去。

过了一会,屏幕上显示出了字样:“发送成功”。

满屋一片欢腾。

这封电子邮件,就一句话,用英文和德文两种语言书写:

“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.”

(越过长城,走向世界)

当年的Email

这是中国向世界发出的第一封电子邮件。

这也标志着,中国在这一天,这一刻,正式连接了互联网。

2

好了,不管怎么说,中国在30年前终于拥抱了互联网。

而这篇文章,并非是对这30年来互联网在中国发展的一个技术性探讨,而是以我,一个普通网民的身份,和大家一起回顾这一路走来的30年。

我第一次接触互联网,是在一个男同学的家里。

那应该是1998年的夏天,当时同学登陆了一个聊天室,非常礼貌地和别人寒暄,但回应寥寥。于是我抢过键盘,给他重新起了个ID ,叫做“赤木晴子”,一时之间,各种打招呼和搭讪应接不暇。

那种能通过网络和天南地北真实的人交流的感觉真的很奇妙。那时候我在暑假兼了一份打工,结了第一个月的工资后,就买了一个28.8K的MODEM——学名叫“调制解调器”,俗称“猫”。

没错,那时候哪有什么宽带或无线的概念?28.8K的猫已经算是中等水平了(便宜的是14.4K的,往上还有36.6K和56K的)。

当时上网,是通过“猫”连接电话线拨号上网的,记得是拨16300或16900。当你上网的时候,外面所有的电话就全打不进来了。而上网费用也很贵,要每分钟的电话费再加上每分钟的上网费,加起来一分钟就要好几毛钱。

速度呢?和现在比自然是很慢的,大概是什么概念呢?我当时下载个东西,每秒3~5K,就觉得很满意了吧。当时的网站“猫扑”流传至今的那句“图多杀猫”,指的就是这个意思——虽然我们上网早就不用“猫”了。

但是,现在的人也无法体会那种心情了:

当鼠标点下拨号按键,“猫”开始“叽里咕噜”发出一阵怪声,一阵寂静,忽然屏幕显示:“网络连接成功”。那一刹那,你真的会觉得自己的血液循环就加速了,毛孔就张开了——你和整个世界连接在了一起。

当时上网主要干嘛呢?

于我而言,一个是浏览新闻。和很多人一样,我当时上的是“上海热线”,这个其实并不是一个新闻网站,但那些上面的新闻,已经让我觉得眼界大开了。

还有一个,就是聊天。

3

当时的聊天,对不起,还没有QQ,大家都是进网页版的聊天室的。

那个时候,先是进门户网站的聊天室,然后有了一种叫IRC的东西(Internet Relay Chat,芬兰人发明的,最大特点是速度快,聊天几乎没延迟) 。

▲感受下IRC的画风吧。图片右边列表,带“@”的是这个群的管理员,我们俗称“帽子”,可以踢人。当时进了熟悉的群,碰到熟悉的群主,说一句“给个帽子”,是一件相当拉风的事情。

所以人真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——花着巨贵的电话费,登陆网上的聊天室,一呆就几个钟头,所做的唯一事情就是有一搭没一搭天南海北的闲扯。可见“社交和沟通”是人类的强需求,这也是今天微信如此强大的存在基础。

然后就出现了QQ。

QQ其实是模(chao)仿( xi)当时国外的ICQ的产物,当时28岁的马化腾把它取名叫“OICQ”,但老外不管你欧不欧的,一纸诉状告腾讯侵权,无奈之下,马化腾才把“OICQ”改成了“QQ”——可以说,QQ是如今庞大的腾讯帝国的最原始,也是功劳最大的一块基石。

▲古老的QQ界面图,那时候,谁的好友列表里没几个“水晶女孩”或“追风少年”?

说句实话,那几年的网络聊天室生涯,对我后来的记者职业生涯有一个非常大的帮助——不是和人打交道的能力,而是,打字的速度。

我的打字速度,在记者同行里也算是很快的,所以我写稿子出手非常快。从最早的“智能ABC”到现在的“搜狗拼音”,仔细想来,扎实的基本功,应该就是那几年网络聊天时攒下的底子……

4

互联网改变的,当然不仅仅是人与人聊天交流的方式,至少对我而言,还有一个巨大的影响,那就是游戏。

在接触互联网之前,虽然我也算是一个骨灰级玩家,但玩的都是单机游戏——必须承认,在单机游戏的时代,出现过很多天才公司,迸发过很多天才的游戏策划和点子(比如我曾经最欣赏的“牛蛙”(bullfrog)工作室)。

然后互联网时代就来了。

最早出现的互联网游戏,其实是“MUD”,对,就是叫“泥巴”。那是一种纯文字的游戏,所有的游戏画面,全靠脑补。

感受下MUD的“游戏画面”:

现在很多人肯定会不能理解,这种网络游戏居然也有人玩?哈哈,当时迷倒了多少人啊!

我只赶上了MUD的尾巴,因为图形化的网络游戏时代已经到来。

中国的第一款图形网络游戏是《万王之王》,但真正在中国玩家中开始普及的,恐怕是下面这个游戏:

1999年出品的《石器时代》,让无数沉迷单机游戏的玩家,第一次领略到了互联网游戏的魅力,从此义无反顾地告别了单机。

和很多人一样,《石器时代》也是我第一款“沉迷”的游戏,沉迷到一个月家里的电话账单高达900多元(当时一个上海大学生一个月的生活费大概是300元~400元)。

我记得那次电话账单来的时候,我妈把我臭骂了一顿,我说了一句赌气的话:

从明天开始,我不用家里一分钱!

结果从第二天,我就骑着自行车去了学校的中央海报栏,开始寻找各类兼职工作。家教,表演,投稿……从大一下半学期开始,我靠着自己各种兼职打工的收入,还真的没要过家里的钱,到了大四的时候,我一个月的兼职收入已经有2000多元了(那时候上海一个普通职工的收入也就2000元左右)。

我觉得大学时期的兼职生涯也对我后来成长的影响很大,让我觉得很多事情只要你肯吃苦,肯动脑子,肯去做,就绝对饿不死——这可能也是玩互联网游戏给逼出来的。

哦对了,我打工挣得的第一笔2000元以上的收入,除了买了些补品孝敬老爸老妈和外公外婆之外,剩下的全去买了一个这个东西:

图片为网络图片。这个东西叫ISDN。简单来说,就是MODEM和有线宽带之间过渡的一个产品,速度也介于这两者之间,当时非常贵啊!

然后就是有线宽带开始进入千家万户。我记得第一次接入1M带宽的有线宽带,那种感觉就是三个字:爽飞了!

当然,有线宽带普及后,我玩的游戏开始基本都是网络游戏了,《网络金庸群侠传》,《仙境传说》,直到后来让我痴迷整整10年的《魔兽世界》。

5

互联网改变我们生活的方式,当然不止聊天和游戏。

2004年,我第一次深刻感受到,互联网将彻底改变我的职业。

那一年,我作为报社的特派记者(应该是当时全国最年轻的持证记者),去采访了雅典奥运会。

在那里,给我印象最深刻的,不是新闻中心一根1M带宽的有线宽带租金是1200欧元/月,而是互联网新闻媒体——国内的那些新闻门户网站——作为一个正式的新闻媒体力量,闯入了传统媒体的领地。

一个月的采访回国后,我对当时也是一名记者的老婆说:“报纸肯定是不行了。”

那个时候的纸媒,其实正处在最后一个黄金期的巅峰,广告收入还在涨,我老婆供职的那家报社,100多号人的团队,一年的利润,对,利润,是几个亿。

▲2004年雅典奥运村,我住的媒体村的房间。媒体村就在爱琴海海边,很怀念。

但巨变就这样来了。

2008年北京奥运会,一根宽带线路哪里还要什么1200欧元?北京奥组委是想免费提供给所有记者的,后来被国际奥委会拦住——你什么都免费,以后的国家还怎么承办奥运会?

到了2012年伦敦奥运会,有线宽带都很难找了,大家都用上了移动互联网。到了新闻中心,不是找有线宽带,而是问WIFI密码。

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场田径比赛,一群全国各地的纸媒记者在我的房间里看直播——在BBC的网站上直接收看高清信号的网络直播。而且,直播画面下有各个项目的选项,你点哪个,镜头就切换到哪个比赛场地,你想看哪段,时间轴拉回去看就行。

比赛看完,一屋子寂静。

忽然有一个大连的记者骂了一句娘:

“我X,谁还要看我们明天发回国的东西?!”

在过去的10年,可能所有的传统媒体人都在感慨,我们处在风口浪尖,遭遇了移动互联网最激烈冲击。

但是,放眼宇内,何止传统媒体行业,各行各业全都遭受了互联网以及移动互联网的巨大冲击——但这种“冲击”并非贬义词,而是褒义词,在这种冲击下,各种力量和生态重新整合,我们的社会和生活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。

正如狄更斯那句已被用滥,但依旧仍被反复引用的话:

“这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。”

6

用一篇推送来说尽中国互联网30年,显然是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事。

所以,最后还是上一批图吧,看看能不能唤起我们关于互联网的点滴回忆。

▲1987年9月20日,中国发出那封EMAIL的那一夜。

▲当时的“水木清华”BBS。现在很多形态的产品,底层架构依然逃不出当初的BBS

▲1995年,中国第一家网站“瀛海威时空”的广告牌出现在北京中关村白颐路南端的街角处。广告牌上写着的是:“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有多远?——向北1500米。”

▲1998年12月,四通利方公司与海外最大的华人互联网站企业美国——华渊资讯公司合并,共同在互联网上建立全球最大的华人网站——新浪网(SINA)。

▲1997年,在北京白石桥路首都体育馆西侧,出现了中国第一家“网吧”——网络咖啡屋。那时候,上网还叫“冲浪”。

▲当然,属于我们记忆中的网吧,是这样的。红警,星际,帝国,CS,DOTA,魔兽……

▲然后,资本开始进入中国的互联网市场。1999年,“中华网”作为第一只打着中国概念的互联网股票登陆纳斯达克,股价一度高达220.31美元,市值超过50亿美元。随着第一波互联网泡沫破裂,中华网股价从急速下挫到1.42美元,市值缩水100倍以上。

▲“今天你有否亿唐?”今天,还有否有人记得这个在1999年就拿到过5000万美元融资的网站?

▲但也有人挺过了那一年的资本寒冬,活了下来,并且翻盘。

▲2000年,搜狐的张朝阳和后来创立“博客中国”,被称为“博客教父”的方兴东

▲2000年,从美国归来的李彦宏创立了“百度”。

▲2002年,马化腾的QQ已经初具规模。之前,他曾希望以60万元的价格出售QQ。

▲2003年,非典时期,马云动员公司近400名员工利用网络,全部在家里继续办公。因为非典,阿里巴巴反而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,开始盈利。

▲2004年,冯小刚的电影《天下无贼》中,第一次出现了中国互联网网站的广告。当时大家都认为“易趣”才是正统,很少有人会料到,“淘宝”后来真的改变了亿万人的生活。

▲BAT的格局初现,而互联网江湖的优胜劣汰仍在继续,还有人记得Chinaren这个网站吗?

▲这个呢?曾经的抢车位,偷菜,开餐厅……

▲还有这个已显得陌生的画面——曾以为学生时代用QQ,毕业了就应该用MSN的。

如果要回忆,照片至少还能堆30张。

就此打住吧。

庆幸我们活在这个互联网的世界。

庆幸互联网还将继续改变我们的世界。

【馒头说】

中国互联网的三十年,弹指一挥间。

这三十年,尤其是近十年,可以说,中国在全世界的互联网格局中迅速崛起,牢牢占据了自己的一席之地,在某些领域,用“弯道超车”来形容,并不夸张。

遥想30年前的今天,在那个夜晚,当显示“发送成功”的那一刹那,完全可以想象当时在场的中国人激动的心情。

那是一种敞开胸怀,与世界连接的成就和喜悦。

我非常佩服那封电子邮件中写的那句话,言简意赅:

“越过长城,走向世界。”

开放、平等、协作、快速、分享。

这本来就是互联网的精神。

也正是这样的精神,让中国的互联网在这三十年飞速发展,改变了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。

希望在下一个三十年,我们也能不忘三十年前的那份初心,继续发展,继续前进——

越过长城,才能走向世界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微量元素钙与白癜风